有天早上我提了公事包坐上計程車,一上車,司機立刻開始橫衝直撞,穿梭在車陣之中游刃有餘。
當時交通十分紊亂,我當下坐得毛骨悚然,便問這位司機:「你衝這麼快,不是很危險嗎?」
「沒辦法,我也是為了賺錢啊!」司機回答我。
「交通這麼亂,你就是快,也快不了多少吧?」
「這你就不懂了,你別看我只超過一輛車,碰到一個十字路口,我衝一個黃燈,把後面的車立刻拋遠遠的,那就差別很大了。」
果然他鑽來鑽去,一個紅綠燈,就把後面的車甩得好遠了。
「可是交通這麼亂,你這樣闖,不是更糟糕嗎?」我問。
「咦,我倒要反問你,如果今天交通好的話,我必須開得這麼辛苦嗎?」
我仔細觀察了一番,發現這個司機講的話很實在。因為所有的計程車、自用轎車幾乎都在衝鋒陷陣。衝來衝去,都為了賺錢。整個交通車水馬龍,塞得一塌糊塗,恍惚都在喊著,錢,錢,錢…… 這使我想起一個故事。
有隻蠍子要過河,請青蛙背它。
青蛙十分猶豫,它問蠍子:「我很擔心,萬一你咬我,怎麼辦?」
「我不會咬你,你放心好了。你想,我又不會游泳,我把你咬死了,對我一點好處也沒有,不是嗎?」蠍子告訴它。
青蛙一想也有道理,就背著蠍子過河。
就在它們游到半途的時候,蠍子忽然瘋狂地猛咬青蛙,咬得青蛙一陣暈眩,臨死之前不甘心地問:「我死了,你也沈到水裡去了,你為什麼還咬我呢?」
蠍子驚慌地說:「我知道,可是我無法控制自己。」
與蠍子這樣的朋友相處當然是可怕的事,然而更可怕的卻是蠍子的非理性。蠍子無法控制自己的非理性,騎在別人頭上,咬人,是它自小以來的訓練,它必須靠踩在別人頭上才能求得生存。這樣的生存情結到了必須以自身的利益,甚至是自身的性命來交換時亦在所不借。
從小開始我們的教育就強調競爭,一個小孩必須在考試上獲得勝利,才被認定是一個好孩子。果然他長大了以後發現「愛拼才會贏」,開始無所不用其極地「努力往上爬」。一個中國人,要不就被欺負,要不做一隻蠍子。想要像青蛙一樣建立一個互助的社會,關懷的環境,這樣的想法在蠍子的世界裡恐怕是無法立足的。
在這麼混亂的環境裡,於是蠍子文化形成了。我們有愈來愈多的蠍子,搶著咬噬別人以求得自身的自由與生存。於是不管政治、學術、醫療、藝術、商業……真正的努力與成就,反而不再是重要的事情,一切變成了從權力邊緣到中心的競爭與較勁,互助共存的重要性不再被強調,只有爬到最高的權力位置,控制別人,才得到這種蠍子式的自由與快感。更可怕的是,非理性的蠍子必要時甚至不惜犧牲一切,只為了滿足這種勝利的衝動。
在競爭激烈的職場叢林,如果希望避免流於被蠍子文化吞噬,保有純真性情,從中找到一個平衡點,必須先 「瞭解自己、瞭解自己的環境,不要一昧地要求環境配合你。從更全面性的觀點看待一件事情,正確地估記現實與理想之間的距離,然後全力衝刺,完成自己的理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ffie0125 的頭像
Jaffie0125

美麗新視界

Jaffie0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